您的位置 : 传说网 > 356bet足球游戏_356bet注册官网_注册网站域名356bet资讯 > 文一琳叶亦扬356bet足球游戏_356bet注册官网_注册网站域名356bet_文一琳叶亦扬356bet足球游戏_356bet注册官网_注册网站域名356bet名字

文一琳叶亦扬356bet足球游戏_356bet注册官网_注册网站域名356bet_文一琳叶亦扬356bet足球游戏_356bet注册官网_注册网站域名356bet名字

今天小编带来首席的特工甜妻356bet足球游戏_356bet注册官网_注册网站域名356bet,这本356bet足球游戏_356bet注册官网_注册网站域名356bet是描写文一琳,叶亦扬之间故事的356bet足球游戏_356bet注册官网_注册网站域名356bet,该356bet足球游戏_356bet注册官网_注册网站域名356bet作者是芹玮,神情飘忽的文一琳被公司的实习生沈哲南表白,文一琳在一次聚餐后为了躲避跟踪者不幸被货车撞到,手臂受伤的文一琳却遭受到叶亦扬误会并嘲笑,决心离开扬帆集团……

第5章只因你喂的

她不愿承认自己矛盾的心里,在抗拒叶亦扬的同时又是那样不受控制的关注他的感受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她对叶婶说完,继而去看叶亦扬惨白但是阴沉的脸色:“这两天我先留下来,等你好点了……”

她是想说等他好点了再离开,但是在叶亦扬仿佛一触即碎的眼注视下,硬生生咽了回去。

对他,比自己想象的在乎。

文一琳乖巧闭了嘴,叶亦扬凌厉的视线才收回。

她帮忙将点滴器的速度调慢一些,想起自己喂他吃药差点酿成大错,心里既后怕又堵得慌:“怎么那么不注意,胃不舒服还给什么都吃,万一再吃坏了怎么办!”

他只是微微抬眸,长如蝶羽的睫毛闪了一下:“你喂的!”

嗯?浅夏似是没听清,收了点滴器上的手看他,只见叶亦扬已经把头偏过去埋进枕头里,完美的侧脸在阳光下晃的人心神荡漾。

还没走出去的叶婶和医生表情由惊诧到理所当然再到意料之中,相互交换一个眼神,赶紧退出去。

再待下去他们就是比水晶灯还亮的灯泡了,丝毫不用怀疑分分钟会被总裁拖出去枪毙!

浅夏先是一愣,接着心里不由得酸了一下。

同样的话不知是只对自己说过,还是对叶小妹也说过。

守着他从上午一直到黄昏,期间叶亦扬醒了几次,虽然时常不自觉的拧眉,但叶婶说的不安稳到滚针到没有发生。

他似乎很久都没有睡一个好觉,眼圈下有一大片的阴影。

盯着那片阴影,从初见的互不顺眼回想到现在这样安安静静的共处一室,文一琳的眼睛渐渐也睁不开了。

傍晚的时候,迷迷糊糊清醒过来,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床上,而身边坐着的正是一瞬不瞬盯着自己的叶亦扬。

猛地想起他还在打吊瓶,惊得一身冷汗的去看点滴器,发现针头已经拔下去了,这才放下心来。

只是似乎又是他自己拔的针,因为针垂落在地上,剩下的一点药低落在地毯上湿了一小块。

“怎么不叫我!”有点不好意思,照顾病人的反被病人照顾,也是没谁了。

他沉着的目光幽幽闪着光,略带沙哑的嗓音响起:“我怕你醒了,我的梦也跟着醒了。”

房间里没有开灯,走廊的灯光照进来,房间里光线氤氲一片。一时间文一琳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只是一场梦境。

这时房门被敲响,叶婶端着晚饭走进来。

肚子传来咕噜噜一声响,文一琳才想起自己中午只是陪着叶亦扬简单吃了几口,这会是真的饿了。

叶婶打开房间壁灯,晕黄的光线使整个房间染上一层暖色,将托盘放到卧室的小几上,叶婶说道:“该吃饭了。”

看着叶婶将碗盘一样样放到小几上,文一琳蓦然瞪大了双眼。

叶家啥时候落魄成这样了,晚饭竟然只有两个地瓜两碗粥!

叶婶一边撤下托盘一边解释:“总裁说您想吃地瓜,胡叔特意跑一趟司徒街才买到的,这粥是燕窝粥,总裁胃不好,暂时吃不了太油腻的东西,还有牛奶一会给您送来。”

文一琳明了的点点头,她就说才几天不见,叶家不至于落拓到清粥地瓜嘛。

只是她想吃烤地瓜,叶亦扬是怎么知道的。

即使病中,那个人也惯有优雅的拿到羹匙慢条斯理的吃饭,等到叶婶下去,才淡悠悠说道:“你说梦话了!”

瞬间被雷击到,她竟然说梦话了,还丢人丢到姥姥家的说要吃烤地瓜!

“呃,我怎说的?”鬼使神差的她问。

“你说……”叶亦扬的眼睛意味深长的瞟了一眼文一琳略带期待的脸,“你想吃司徒街的烤地瓜。”

他才不会说,他听到她在梦里喊钱多多的名字时,竟然吃醋了,吃醋了!

文一琳讪讪闭了嘴,还好她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。司徒街的烤地瓜的确很好吃,但却没有和多多一起去过,陪她去那种小摊吃过的是陈楚乔。

可能白天睡得多了,晚上反而不困了,文一琳窝在沙发上玩平板。

叶亦扬从楼上走下来,穿着灰色格子的睡衣,脚踩在毛绒地摊上,慵懒的像一只刚猎食回来的豹子。

文一琳看着他一步步走向自己,不知为什么,心忽然一紧。

不自在的挪动一下身子,假装没看见,继续埋头在平板上。

“一直低着头,颈椎会痛!”他的声音不高不低,足够传进她的耳朵。

上午的时候一时头脑发热答应他留下来,可是相处一天下来,越久越觉得尴尬,越后悔自己的决定太仓促,这才找了个借口下楼。想着待会直接睡在沙发上好了,没想到叶亦扬竟然跟了下来。

“没……没关系……”她眼神闪烁,心一抽之下又是一抽。

他故意做这种关心自己的姿态,总是能让她联想到他和叶梦瑶在一起的时候是怎样一种相处方式,于是温柔也成了钢刀,刀刀见血。

身侧的沙发深深陷进一块,她的手微微顿了一下。

是叶亦扬坐过来了。

文一琳欠身想要离开,忽然被人拉住了手。

“我只解释一次。”他说,声音里还杂糅着病后的虚弱,却霸道的不容置疑:“那天晚上的事是个误会,我的酒里有问题,酒精样本检测结果已经出来了,你如果相信我结果就在书房,如果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凝视着她低垂的双眸,将所有情绪都掩饰进去。叶亦扬片刻停顿后继续:“我不知道那天你究竟看到了什么,但我发誓我什么都没做,以扬帆的名义,以我叶亦扬的性命!你可以不相信我,但你真的就那么不相信自己的眼光吗?”

一句反问,让文一琳强行自制下来的心情一下子汹涌起来。

信他还是信自己?

她迟疑着,眼睛盯着平板上正在播放的肥皂剧,男主扯着女主的手,跪在下雨的天气里,苦苦哀求她留下来。

这样的剧情在她和叶亦扬的世界里永远都不可能发生,他的剧本里只有“我只解释一次”的霸气。

文一琳没有说话,僵持的气氛中有些尴尬,只有平板电脑里肥皂剧的声音在空阔的客厅中回响。

她不想去看所谓的证据,反正晚餐当天她也不在,到底发生了什么叶亦扬都可以信口雌黄。

就像他自己说的,如果她相信,证据就摆在那,如果她不信,谁都没有办法。

像是一个溺在水中的人,越来越稀薄的空气压抑得她无法呼吸。电视剧最煽情的部分已经结束,早就通红的眼眶似乎再也承受不住眼泪的重量,一滴尚未滑落,又被她生生瞪回去。

偏过头去,倔强的不肯让他看见自己的脆弱,她说“我去休息了,你也早点睡吧。”

“上楼!”他霸道独裁。

她缓缓转身,“我去其他房间睡!”

“上楼!”他重复,一双眉头皱成一个川字:“我睡客房!”

算是妥协,他将主卧让给她,仅仅是不容许自己的女人在别的地方过夜。

她坚持要睡客厅,就是不想和叶亦扬单独相处,现在他做出这么大的让步,她也没有再坚持下去的理由,于是返回二楼,那个她熟悉又陌生的卧室。

一整夜,多多的话一遍遍回放,你可以爱一个人爱到尘埃里,但是谁会去在乎尘埃里的你呢,一个女人无底线的包容一个男人,换来的只能是一次次无下限的伤害……

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才睡着,文一琳自然也起得晚了。

时间已经八点多,不知道叶亦扬今天还要不要打吊瓶。匆匆洗了一把脸,她抬腿正打算下楼,忽然楼下传来的娇弱女声让她的心一沉。

是叶梦瑶!

真是讽刺,他昨天还信誓旦旦的用扬帆用他自己的性命起誓,今天一早就来打脸。

可笑的是,她竟然差点就信了!

一颗心如坠冰窟,身体寒到发抖。

“你够了!”压抑的,如同即将喷发的火山口,暴怒的叶亦扬低沉的声音让人不由自主的瑟缩一下。

文一琳以为他是在同自己说话,回转头正要开口,她只是路过,并不想参与到他们的兄妹情深。谁知脑袋探下楼梯才发现,背对着她的叶亦扬根本不可能发现她的存在。

那么那句话应该是对叶梦瑶说的。

她一点也不想知道,他和叶梦瑶之间到底有什么,奈何已经走到这,就算不想听,争吵的内容还是一字不落的传进她耳朵。

“那件事我不说,不等于你就可以在一琳面前继续你单纯的伪装,我叶亦扬是知恩图报的人,罗家对我的恩情我会铭记,但我的女人也绝不允许被伤害,这是底线!”

他念在罗家的救命之恩,念在叶梦瑶年少不懂事,所以才会在知道一切真相之后,仍然选择缄默不语,甚至不惜文一琳继续误会下去,就是不希望叶梦瑶因为这件事给别人留下不好的印象,希望她的人生可以一直阳光开朗下去。

可是没想到她今早竟然还敢出现在自己面前,仍然用那副委屈的姿态博取同情心,她明明知道文一琳在别苑,她这样只会让他们的误会更深。

眼中满是沉痛的失望,他那个天真无邪的妹妹到底去哪了!

叶亦扬因为不知道文一琳已经醒了,才对叶梦瑶说这些,可是面向他的叶梦瑶却在站起身想要祈求叶亦扬原谅的时候,正好看到出现在楼梯口的文一琳。

原本乖觉如同猫咪的叶梦瑶一下子壮大胆子,猛地双手环住叶亦扬的腰声泪俱下:“我知道自己错了,亦扬哥哥,我不该那样做,以后再也不会了,只要你原谅我,我们还像以前那样,我永远只做你的妹妹,再也不敢有别的奢望了!”

她的下颌抵着叶亦扬的肩膀,正好对上文一琳呆滞的视线。泪痕未干的脸上,扬起一抹不由自主的笑。

她的声音压得低低的,只够两个人听到,从文一琳的角度看过去刚好是一出你侬我侬的好戏码。

并且文一琳也确实是这样认为的,但是出乎叶梦瑶意料的,她并没有直接冲下来指责质问,而是仍然站在那等着好戏继续发展下去。

首席的特工甜妻

首席的特工甜妻

作者:芹玮类型:现情状态:连载中

神情飘忽的文一琳被公司的实习生沈哲南表白,文一琳在一次聚餐后为了躲避跟踪者不幸被货车撞到,手臂受伤的文一琳却遭受到叶亦扬误会并嘲笑,决心离开扬帆集团……

356bet足球游戏_356bet注册官网_注册网站域名356bet详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