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传说网 > 356bet足球游戏_356bet注册官网_注册网站域名356bet资讯 > 沈若尘樱儿雪琬是哪部356bet足球游戏_356bet注册官网_注册网站域名356bet_沈若尘樱儿雪琬是什么356bet足球游戏_356bet注册官网_注册网站域名356bet

沈若尘樱儿雪琬是哪部356bet足球游戏_356bet注册官网_注册网站域名356bet_沈若尘樱儿雪琬是什么356bet足球游戏_356bet注册官网_注册网站域名356bet

今天小编带来踢翻小妾:相公,赐你休书356bet足球游戏_356bet注册官网_注册网站域名356bet,这本356bet足球游戏_356bet注册官网_注册网站域名356bet是描写沈若尘,樱儿,雪琬之间故事的356bet足球游戏_356bet注册官网_注册网站域名356bet,该356bet足球游戏_356bet注册官网_注册网站域名356bet作者是潇陌,她本是沈姓大户人家的庶出小姐,年方二八,却无德无才。他是凌姓经商世家的长子嫡孙,手段狠绝,为人腹黑冷漠。她嫁给他,只不过是沈家送给对手凌家的难堪。成亲后,她以为自己逃脱了在沈家寄人篱下的命运,却掉入了凌家百般刁难的泥沼。公婆冷言冷语,妯娌明嘲暗讽,小妾争风吃醋,相公对此视而不见,她该如何应对?沈家一夕之间倾家荡产,覆巢之下,她这颗“完卵”,究竟掩藏了怎样晶莹剔透的心思?曾以为乏味呆板的女人,却在离开他后锋芒毕露,他的内心又会起怎样的波动?

4.被他救了

沈若尘一惊,急忙用尽全力推开他逼近胸前的那只手,转身就要挣脱他的桎梏。不成想,刚跑出一步,便被他从身后拦腰抱住。

“啊!”饶是沈若尘再淡定,也只是十六岁的小女孩,哪见过这种事,不由尖叫了一声。

叫声刚落,颈后便是一痛,沈泽明竟然吻上了她的脖颈,还狠狠咬了一口。

“救命啊!”沈若尘拼命挣扎,却发现无论怎样扭打掐拽,抱住自己纤腰的臂膀就是纹丝不动。男人湿热的吻如雨点般落在玉颈和脸颊,她拼命扭动着身躯,尽量推拒躲闪。

男人的火热之处抵着自己的后腰,让她觉得恐惧又恶心。

这条街本是烟花之地,这样的情景并不少见,路人见了只道是人家的情调,便也不多管闲事。

呼吸粗重的沈泽明突然把她一百八十度转过身来,对准她娇艳的唇瓣就要亲下去。

沈若尘偏头一躲,内心中突然有些绝望,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,竟然这么对自己。她眼神一闪间,灵机一动,狠狠踩了那男人的靴子一脚。

沈泽明吃痛,手上的动作不禁一松,沈若尘奋力挣脱了他的钳制,连忙向后退出几大步。

“你跑不了!”沈泽明完全失去了理智,酒意虽然醒了一些,行为却没有丝毫收敛。

沈若尘在他的逼近中不断退后,直到撞进一个结实的怀抱。

草木皆兵的沈若尘警惕的转过头,却对上了一双放荡不羁的桃花眼。

那俊朗的男子嘴角挂着一抹嘲弄的笑意,挺拔的身姿散发着由里到外的傲气。他手中拿着一把折扇,正漫不经心的在指间旋绕着。

沈泽明愈发靠近,沈若尘不管不顾,像是抓住救命稻草般,躲到了那陌生男人的身后,只悄悄探出一个脑袋,观察着沈泽明的一举一动。

男子见沈若尘小心翼翼的样子,不知怎的,竟是轻声一笑。他伸臂一拦,挡住了沈泽明,讽刺道:“不知道沈家少爷何时好男风了?”

经他一提醒,沈若尘这才想起来,自己还是男装打扮,那刚刚的情形……她不敢想象有多不堪。

“与你何干?”沈泽明也不客气,那小妮子已经勾起了他的火,他现在急于把它扑灭。

男子漫不经心的摩挲着扇骨,语调慵懒:“确是与我无干,我只想知道沈少爷欠我们黑风赌坊的钱何时归还?”

这话像一盆冷水,直把沈泽明身上的冲动劲儿浇熄了大半,他眉毛一竖,冷声道:“我过几日自会还你,我堂堂沈家,还会差你这几个钱不成?”

“如此甚好。”男子看似随意,却威慑十足的说道:“三日。若三日后见不到沈少爷的银子,我们可要登门拜访。”

听到这话时,沈泽明脸色微变,令那男子不解的是,他身后的娇小身子也轻轻颤了颤。

“区区几百两而已,堂堂黑风赌坊,何时变得这般斤斤计较!”沈泽明一脸阴翳,他冷哼一声,瞥了一眼沈若尘,拂袖而去。

危机解除,沈若尘长长吁了一口气,她整理了一下稍显凌乱的衣衫,对那陌生男子一拱手:“多谢公子出手相助。”

那男子打量了她一眼,突然邪魅的一笑:“阁下如此谢法,貌似没有什么诚意。”

沈若尘的神经紧绷起来,眼前这男人举止不凡,应该不会让人以钱帛这种俗物相谢,那他所求为何呢?

见她狡黠的眼珠一转,贝齿轻轻咬住唇瓣,小女儿姿态尽显,男子桃花眼一暗,语调轻佻的问道:“良辰美景当前,阁下又孤身一人,便陪本公子通宵对饮如何?”

这句话,已经有了几分不明的意味了。

敏感如沈若尘,自是感到了这句话的别有深意,她微微一笑,避重就轻道:“公子玉树临风,这妍清轩中自是少不了姑娘愿意相陪。在下不好男风,就此告辞了。”说罢没有犹豫,转身就走。

男子桃花眼一眯,望着她娇俏的背影,薄唇微微向上一勾。不好男风?呵,真是有趣的女人……

秋菊站在妍清轩门口招揽客人,见到那俊朗的男人,眼中顿时一亮,她妩媚的扭动着腰肢,伸手搭上那男人的胳膊,柔声道:“凌公子,今儿个怎么有空过来?”

凌昀哲顺势把那女人搂在怀里,唇角带着若有若无的嘲弄,反问道:“怎么,不欢迎吗?”

“当然欢迎,凌公子可是稀客呢!”秋菊娇笑着,将凌昀哲领了进去。

女人身上浓郁的脂粉香让纵横欢场的凌昀哲第一次觉得不适应。为什么,刚刚那个女人身上,就能有一种清新的茉莉香气呢?

沈若尘回到沈府,便让樱儿打了桶水,好好洗掉身上的浊气。

她加了很多花瓣,在水中泡了良久,只想把那些屈辱的痕迹抹去。

她平复了一下心绪,脑海中却浮现出那个救了她的男子。

什么嘛,还以为是个翩翩君子,没想到也是个放浪形骸的家伙。

沈若尘嘟着小嘴,一想到后来那男人迫不及待走进妍清轩的样子,心里就一阵不爽。

男人都一样。沈若尘悄悄下起了定论,她套上中衣,顺手拿起藏在书架上的《战国策》,想要再看一会儿。

一张纸从书架上掉了出来,她蹲下拾起,只瞥了一眼,汹涌的回忆便像是潮水一般把她淹没。

竟是满目疮痍。

那时沈若尘五岁,二老爷不知是思念过度,还是积劳成疾,身体开始走了下坡路。

沈泽明那时虽只有十一岁,却也是那一方的小霸王。平日里张扬跋扈,和同龄的孩子打架斗殴,实是再寻常不过的事。

谁会知道,那一次却出了事。沈泽明和学堂里的一个米商家的孩子因为一言不合而大打出手,混乱中,那孩子一时不慎,向后摔倒时脑袋正磕到坚硬的桌脚,因此咽了气儿。

财大气粗的沈家虽然能够压下这件事,但沈泽明必须换一个地方生活,才好让这件事彻底的偃旗息鼓。

无奈,疼爱儿子的二老爷只得变卖了家产,携着全部财产,带着一家人长途跋涉,投奔到大老爷府上。

她仍记得,那一日,大伯和大伯母脸上带着热情的笑容,拉着她这个小姑娘问东问西的。

现在想来,不过是图二老爷那份家财吧。

踢翻小妾:相公,赐你休书

踢翻小妾:相公,赐你休书

作者:潇陌类型:现情状态:连载中

她本是沈姓大户人家的庶出小姐,年方二八,却无德无才。他是凌姓经商世家的长子嫡孙,手段狠绝,为人腹黑冷漠。她嫁给他,只不过是沈家送给对手凌家的难堪。成亲后,她以为自己逃脱了在沈家寄人篱下的命运,却掉入了凌家百般刁难的泥沼。公婆冷言冷语,妯娌明嘲暗讽,小妾争风吃醋,相公对此视而不见,她该如何应对?沈家一夕之间倾家荡产,覆巢之下,她这颗“完卵”,究竟掩藏了怎样晶莹剔透的心思?曾以为乏味呆板的女人,却在离开他后锋芒毕露,他的内心又会起怎样的波动?

356bet足球游戏_356bet注册官网_注册网站域名356bet详情